您當前的位置 : 浙江民盟 >> 盟員風采 >> 專家學者
愿以此生來許茶
——老茶人王家斌的獨白
2017/07/28 來源:

我相信“緣分”二字,俗話說:“有緣千里來相會,無緣對面不相逢。”我“一生事茶”,也是一種“緣分”。

經歷過戰爭的紛擾,在新中國成立之際,1950年,我考入上海復旦大學,當時慮及國家農業發展需要,第一志愿就填寫了農學院茶葉專業,我的“茶緣”正源于此。

1953年畢業后,我服從全國統一分配,分配到浙江省人事部門,最后落實到浙江省農林廳工作。直至60歲退休,43載的年歲一晃而過,我也在工作中與茶相伴,堅守初心,履行著作為“茶人”的“應做”與“該做”。43年,在歷史的長河中,僅僅只是“一瞬間”,而我也將43年的“黃金時間”獻給了浙江“茶葉事業”。如今,我雖已退居二線,但作為“老茶人”,我仍心系浙江省茶業發展,一生許茶,實現了我忠誠地為人民服務的諾言。

88歲的茶學家王家斌,雖年事已高,對茶的熱愛與關注,卻依然不減當年。在浙江老茶緣茶葉研究中心理事長阮澤良的牽線搭橋下,記者結識了這位可愛的老人,雖因各種原因,未能當面暢聊,但一次次文字溝通、交流,點滴細節中,都是老人對茶的一絲不茍,對事業的孜孜追求。

“我還把伴隨一生的‘茶業’傳承給了我的外孫王一瀟,他報考了安徽農業大學茶學系,如今也在茶葉事業的一線發光發熱。”這是老茶人王家斌最近的開心事兒。這件事兒,一次次把他帶回茶葉往事中,帶回他一生許茶的無悔歲月。

一人獨挑生產班

早在建國初期,擴大茶園面積還是產業發展的重要任務。在1966年,作為誕生過數十種名優茶的主產區浙江,當年的狀況也是不容樂觀:縱觀全省,只有4.7萬公頃茶園。

此時,38歲的王家斌臨危受命,接過了負責全省茶葉生產技術業務工作的重擔。且生產班子只有他一人,所有的任務都壓在了這位年輕人的身上。

單槍匹馬、上山下鄉,王家斌響應國家的“以后山坡上要多多開辟茶園”的指示,將單栽密植的種植方式和經驗,不遺余力地推廣到全省。到了1993年,浙江省茶產業交出了一份樣樣“全國之冠”的驚艷答卷:茶園面積達到14.5萬公頃,產量12.2萬噸,產值10.37億元,出口4萬噸,創匯9000萬美元……

產量要提高,浙江歷史名茶、貢茶的恢復工作,也是迫在眉睫。由于種種原因,諸多名茶在一段時期內銷聲匿跡。甚至在1979年前,浙江數十種名優茶只剩下了兩種——“西湖龍井”和“杭州旗槍”。

王家斌和同事們又主動扛起了恢復名茶這面大旗。但并不是一件簡單的事。

“尋找資料尤其麻煩,很多線索要從幾百本的書籍中才能找到,甚至還要去國外找。尤其是徑山茶和金獎惠明茶,它們歷史非常悠久,但是作為重要實證的徑山寺與惠明寺當時都不復當年了。獲得過巴拿馬萬國博覽會金獎的惠明茶甚至連采摘技術都已失傳。”王家斌說,為了這,有關部門成立了專項小組,一方面查找文獻資料,一方面向當地還能制作“惠明茶”的老茶農討教,一點點試驗恢復,幾年的艱苦付出,換回最后的“搶救”成功。

“到1990年,獲得省級名茶證書的已有34種,現在更是不勝枚舉。”王家斌說。

浙江茶的“虎門銷煙”

創建生態茶園、少施甚至不施農藥,這樣的觀點在如今聽來,是再普遍不過的共識。但在上世紀80年代,這樣的理念卻面臨著自然災害和意識薄弱的層層阻礙,經歷了一個從“不簡單”到“簡單”的艱難時期。

治蟲,首先就是茶農的心病。

當時浙江茶樹的植保工作比較薄弱,病蟲害的肆虐常讓茶農苦不堪言。辛辛苦苦栽植的茶樹,眼看著可以采摘收獲,轉瞬就被蟲害“吃”掉了一部分。

“每年因病蟲害造成茶葉產量的損失,可以達到15%-20%。”看著這樣的狀況,王家斌和茶農一樣著急。

于是,他與中國農業科學院茶葉研究所陳宗懋等人聯合科研,第一時間將科技成果傳遞給茶農。

“我們創建了茶樹植保聯系網點,能對病蟲害進行預測預報,還將安全使用農藥技術等科研成果交給網點,開展群防群治,基本上控制了病蟲危害。”

沒想到,一波未平一波又起。

1975年,王家斌發現個別生產單位在茶園中使用1605、1059農藥。這在不務農的人看來或許不明所以,王家斌卻知道這意味著什么。1605和1059農藥是劇毒農藥,雖然對防治病蟲害有顯著的效果,卻也會對消費者的健康帶來嚴重威脅。

為了徹底打消錯誤的施藥理念,王家斌等人痛下決心。“我們把這批茶葉當眾燒毀,通報全省,并由此對ddt等一系列劇毒農藥,都做了禁止在茶園中使用的明確要求。這樣的規定立刻有了成效,浙江省茶葉農藥殘留從全國第一位下降到第四位,符合國家允許殘留標準,保證了茶葉出口質量和內需的要求。同時,省內也不斷形成了保護茶園生態環境的理念,一步步傳承至今。”王家斌說。

難忘的“中南海”座談論茶

從提高浙江省茶葉產量、質量,到減少茶葉蟲害,再到恢復、發展、創新名優茶生產,促進制茶機械化與初精聯合加工推廣至社會,王家斌一一親歷親為,得到的社會榮譽,不勝枚舉。

時至今日,提到這些榮譽中,最令他高興的,要算1993年國務院授予他突出貢獻證書,讓其享受特殊津貼,以作為國家對他工作的肯定與鼓勵。2003年,他的業績還被錄入《中國科學技術專家傳略》(農學編·園藝卷[3])。而這些年來最令他難忘的經歷,也要算那次去國務院辦公廳中南海的座談。

“那時,我們去北京茶葉市場做調研,接到了農業部黃繼仁處長的電話,通知我們下午兩點不要出門,有任務。”現在想起來,王家斌還有些激動。當天下午,他們就被接到了中南海,來到了中央農村政策研究室的會議室。就是在那里,留下了王家斌最為難忘的一次記憶。

“我們見到了國家科委副主任于光遠,和他一起品飲了徑山茶和西湖龍井,并討論了國內外茶業形式,重點討論了茶葉改革、開放的措施和茶葉生產基礎建設等建議。”王家斌說,這樣的座談持續了兩天。

時隔一年半,即1984年6月21日,國務院發布了(國發)75號文件《批轉國家商業部關于調整茶葉購銷政策流通體制意見的報告》。“文件里明確指出,除邊銷茶外,內、外銷茶徹底開放,實行議購議銷……茶葉從國家收購的二類劃為三類,由指令性計劃改為指導性計劃。”

“后來茶葉農業稅也取消了,從此茶葉走上了市場經濟發展道路。我常常在想,也許是中南海座談論茶起到了一點點作用。”王家斌說。

“不管是柴米油鹽醬醋茶的‘茶’,還是如今盛行的琴棋書畫詩酒茶的‘茶’,它都如同一個圓圈,循環往復,生生不息。茶早已成為我生命的一部分,以茶為友,我愿一生許茶,從一而終。”王家斌說。

(轉自2017年7月14日《人民政協報》)

作者王家斌為省直聯第一總支三支部盟員

浙江民盟
專 欄
下載專區
聯系我們
版權所有:中國民主同盟浙江省委員會
地址:中國杭州市省府路5號樓民盟浙江省委 郵編:310025 聯系電話:0571-87053912
浙ICP備 05000315號
技術支持:浙江在線新聞網站 電話:0571-85310057
体彩浙江6十1开奖查询1906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