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當前的位置 : 浙江民盟 >> 盟員風采 >> 專家學者
陳振濂昨日在《人民日報》上發表文章《西泠“文化符號”構建之路》
2018/04/17 來源:

應有關方面約撰文討論強國之路與中國文化品牌課題,文章刊登于2018年4月15日《人民日報》

西泠“文化符號”構建之路

西泠印社將逢115周年社慶。一個百年名社,盛衰浮沉、跌宕起伏,可以說的太多太多。我們也正在投入精力,對這樣一個藝術社團的百年命運和得失榮辱進行深刻的反思,把它與國運、國學,與傳統文化、文化自信連接起來思考,試圖尋找出更有價值的結論。

以金石篆刻領一代風騷

從1904年創社開始,檢討早期西泠印社中人,尤其是丁仁、王禔、葉銘、吳隱“創社四子”的初衷,即是在一個紛繁的亂世中為自己尋找一方精神上的凈土。以“保存金石,研究印學”為宗旨,幾個名不見經傳又手無縛雞之力的文人,以強大的精神力量,對個人意愿和社會資源作了充分的聚匯整合,我們在很多場合提過,在世家大族積累(丁)、藝術高峰攀援(王)、實際事務營運(葉)、品牌經濟打造(吳)等方面,形成合力。更從社史得知,當時印社曾經推出兩大支點:一是名人效應,請吳昌碩任社長,兼有融合滬杭兩地的地域優勢;二是緊緊抓住當時寂寞孤冷的印章篆刻這一“主題”,進行立體的大規模的持久展開。

如果說當時上海是西洋美術的天下,中國書畫也只是偏于一隅的話,那么在杭州,西泠印社又是在傳統書畫藝術十分發達背景下,選擇了更冷寂偏門的篆刻一道。西泠印社百年史中,從來沒有冷落過書法和中國畫,初期每逢十年社慶,必有“金石家書畫展”之大舉,表明書畫是與篆刻并駕齊驅、與生俱來的——但一提到核心品牌符號,篆刻、印學仍然是中流砥柱,不可動搖。這種層次感,在西泠印社的老輩人心目中是根深蒂固的,在今天西泠印社發展中也是一個眾所周知的“共識”。印社每年開理事會推薦審批新社員,當然想擇優錄取廣納人才而不必太計較其篆刻水平是否達到一流,但通常一定會有理事們善意地反復提醒:審批要以篆刻人才為主,其中包含著的情結,反映了西泠印社所獨有的“品牌”“符號”的指向性。

遙想清末民國時期的上海灘,書畫會、美術會林立,只有西泠印社以金石篆刻為主,獨一無二,遂能脫穎而出,領一代風騷。半個世紀以來,西泠印社一如既往堅持自己的“品牌”傳統,匯聚篆刻人才最稱著力;當然它不忘兼及書畫,因為那也是傳統文化藝術的最重要組成部分,不可有意忽視懈怠。此外,印社重視傳統“金石學”和現代印學研究,以學術作高端引領。這樣的復合形象,有點有面,庶幾才有可能成就一個百年“西泠印社”獨一無二的專業品牌與文化符號。

以舊學為基開學術新境

“品牌”必須是有物質表現形態的,看得見摸得著。比如一枚印章,一次具體的篆刻創作行為,一件拓片,一段題跋,再到一個展覽,一本畫冊,一次拍賣會,一場學術研討會,一部著作或論文集,甚至一個文房四寶店,一次西泠印社理事會,一場孤山祭祀儀式,一次春季雅集或秋季雅集,清明祭祖重陽登高,這些行為和物質,都在為“品牌”加分,日積月累,脈絡清晰,承傳有序,它們本身就是“品牌”在各個歷史時期的重要組成部分。

但要討論西泠印社的“文化符號”,其立意又不止于具體的倡導什么、強調什么、偏重什么,而是要統觀古今、學貫中西、統籌藝術與學術;也即是說,站位和格局都要更高一些,尤其對于西泠印社這樣的被號稱為“天下第一名社”而言,更是如此。

西泠印社在初創階段,由吳昌碩和“創社四子”身體力行的藝術宗旨,是視篆刻從一“技”轉向一種文化形態,編印譜、做印泥、研究文房用品、出版印學典籍,尤其是孤山祭祖儀式和春秋兩季雅集,舉辦金石家書畫展、蘭亭修禊……倡導文人士大夫式的“詩書畫印”風雅,在清末民初崇尚西學的時代大潮流映襯下,顯得那么的獨立不遷。在新學洶涌而至時,西泠印社的“符號”是不棄舊學,并且反而以舊學為立身之本——從美術與書畫篆刻角度看,只要有西泠印社在,舊學(傳統文化)的根脈就不會絕。

新中國成立后到上世紀80年代新時期開始,沙孟海社長以他的學術睿智,首次提出要把西泠印社打造成“國際印學研究中心”,這是百年西泠以舊學為基之后正視“新學術”的一個重大立場轉變。過去西泠印社的雅集,吟詩作賦,吟風弄月,是舊文人的做派;保存至今,鳳毛麟角、碩果僅存,正是唯其“舊”,當然不能丟棄。但“研究印學”,如果不能與當代學術的文史哲相表里,與古文字學、古語言學、古文獻學、考古學、碑帖學等互為因果并駕齊驅,則西泠印社在整個中國學術界將毫無地位可言。近十幾年來,西泠印社密集的學術研討會和“印學峰會”,之所以在外界有如此巨大的影響力,與沙孟海先生當年具有遠見卓識的倡導有直接關系。“國際印學研究中心”成為西泠印社在80年代到世紀之交的鮮明“符號”。這一“符號”,顯然為各藝術社團包括各印社的它者所未有。

世紀之交的西泠印社,迎來百年社慶。這是又一個歷史轉折點。針對舊學術尤其是“金石學”在百年近代史上的淡出,西泠印社審時度勢反過來大力提倡“重振金石學”,讓西泠印社的“印學”能找到一個來自學術、又是正統舊學的依靠。此外,針對今天新式教育中的美術教育分科形態如中國畫/書法/篆刻分科、中國畫中人物/山水/花鳥分科、中國畫/油畫/版畫/雕塑分科分系的現實,西泠印社以舊學和傳統文化為基準,強調“詩書畫印綜合”式的人才選拔方式,而與美術學院的大學專業教育模式拉開距離,以求錯位發展,從而體現出西泠印社獨特的存在價值。“重振金石學”和“詩書畫印綜合”,作為近20年西泠印社在藝術界的獨特“符號”,它的獨特性與傳播效果,因其清晰準確又朗朗上口,又具有豐厚的歷史感,因而有著極佳的口碑聲譽。

新世紀以來,西泠印社在黨中央、省市各級領導關心和英明決策下,迎來了第七任饒宗頤社長。饒公為世所罕見的國學泰斗,甫任社長,即為西泠印社提出了一個新時代的新“符號”——東學西漸。這是針對近代百年學術史長期崇尚“西學東漸”而作的一種準確判斷和適應社會時勢的平衡,一種與近代史完全不同的新的文化價值觀。據此,西泠印社在已舉辦幾十場高質量的印學研究學術會議的同時,勇于超越自我,于2016年召開了在印學史上可謂史無前例的“圖形印與非漢字系統印章國際學術研討會”,今年還將召開“世界圖紋與印記”國際學術會議,配合“一帶一路”國家倡議,在堅持傳統印學研究深度和廣度的基礎上,擴大視野、注入新活力,為“保存金石,研究印學”創社宗旨中之“印學”,提供嶄新的具有時代色彩的闡釋通道;也為饒宗頤社長“東學西漸”的宏大構想提供一個成功的“符號”樣本。

“品牌強國”與中華民族傳統文化“符號”的建設,在西泠印社115年的歷史上,其例子可謂俯拾即是;在西泠印社的產業商貿發展方面,也有許多成功的業績。這方面的故事,也請業界多多關心之。

刊登于《人民日報》4月15日12版美術副刊


陳振濂,現任中國文聯副主席,中國書法家協會副主席,中國文藝評論家協會副主席,民盟中央美術院常務院長、民盟浙江華夏書畫學會會長,浙江省文聯副主席,西泠印社副社長兼秘書長。

浙江民盟
專 欄
下載專區
聯系我們
版權所有:中國民主同盟浙江省委員會
地址:中國杭州市省府路5號樓民盟浙江省委 郵編:310025 聯系電話:0571-87053912
浙ICP備 05000315號
技術支持:浙江在線新聞網站 電話:0571-85310057
体彩浙江6十1开奖查询1906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