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當前的位置 : 浙江民盟 >> 盟員風采 >> 專家學者
這位94歲的浙大教授堪稱傳奇!
2019/02/26 作者:

  

  一把解剖刀,切出驚天大案;一把測算尺,丈量法度良心;一臺顯微鏡,窺見事實真相……這些影視作品中的橋段,在法醫工作中真實上演著。或許不像《洗冤錄》《法證先鋒》《神探夏洛克》《法醫秦明》等影視劇中呈現得那么熱血沸騰,但確是憑借法醫的處變不驚、抽絲剝繭,許多事實的迷霧得以撥開,冤屈得以昭雪。

  今天,要為大家介紹的,是國內公認最著名的法醫病理學專家之一——徐英含教授。“知者樂,仁者壽。”已經94歲高齡的他,在浙大求學、工作、生活,數十年如一日,初心不忘,堅守在病理學和法醫學教學、科研與實踐的第一線,用一份恬淡的心境對抗著時光的荏苒。

  個人簡介

  徐英含,1926年生,浙江蕭山人,民盟浙江省委會原常務副主委,浙江大學醫學院教授,著名病理學家、法醫學家。1946年入學當時的浙江大學醫學院醫療本科(六年制);1951年起在衛生部第一屆高級師資班學習;1953年起在原浙江醫科大學病理教研室工作,直至1998年正式退休;2000年后,重新回到浙江大學醫學院病理教研室參加法醫病理學工作。2004年3月浙江大學司法鑒定中心成立,先后任中心資深鑒定人及顧問至今。曾任全國政協委員,被評為浙江省勞動模范,享受國務院頒發政府特殊津貼。

道路是走出來的,時間是擠出來的

  1946年,徐英含考入浙江大學,成為抗戰后組建的浙江大學醫學院的首屆學生。時隔70余年,回憶起求學時的情景以及自己難忘的老師,徐英含如數家珍:王季午、貝時璋、陳履告、王仲僑、郁知非……

  “上學時,我很喜歡聽貝時璋教授給我們講《比較解剖學》。他備課很充分,上課從不帶講稿,常常是一邊寫字、畫圖,一邊講解,課程內容講完正好下課,時間卡得非常好。”徐英含說。受貝時璋先生影響,徐英含從教后也要求自己不帶講稿上課。為了講好病理學和法醫學課程,他經常半夜起來備課,天快亮了才稍微休息下。因為備課充分,案例生動,徐英含上的課很受同學們的歡迎。

  “生病以后,我們身體的臟器、組織、細胞會發生什么變化?這些變化屬于病理變化,涉及病理學方面的內容。用這些內容來解決法律上面的一些問題,則涉及到法醫學。”說起徐英含為何選擇法醫病理學這樣相對“冷門”的專業領域,倒顯得有幾分機緣巧合的意味。1951年,衛生部從全國醫學院校抽調一批學習好、思想進步的高年級學生,舉辦第一屆高級師資班。徐英含填寫的是臨床方面的志愿,結果被分配到了南京法醫師資班。有些不情愿的他,去找了時任醫學院院長的王季午教授。“王院長希望我服從分配,并說法醫師資班是著名的林幾教授負責,在他指導下學習是難得的機會。”經過一番考慮,徐英含最終還是決定服從分配,也由此開啟了他與法醫學一生難解的緣分。

  徐英含的同屆同學姜起立在回憶浙大的文章中曾這樣寫道:“法醫學雖非徐英含同學的志愿,但徐英含同學通過自己的努力與勤奮,在法醫學方面作出了優異的貢獻,著作等身,榮譽多多,成了法醫界的權威,令人欽佩不已。”

  徐英含榮獲2018年度中國病理學終身成就獎

  2018年10月,徐英含教授獲得了中國病理學會頒發的2018年度病理學終身成就獎。該獎項為國內病理學界最高榮譽,用于表彰那些為中國病理學事業作出杰出貢獻的病理學家。徐英含教授以90多歲的高齡,親赴成都領獎。

  結合自身經歷,徐英含把“道路是走出來的,時間是擠出來的”作為座右銘掛在嘴邊,既為勉勵自己,也為激勵后學。

  “中國微雕大師”馮耀忠先生(0.03毫米的人體汗毛上能寫并列兩行字)把徐英含的座右銘制成微雕藝術品贈送給他,徐英含一直將其珍藏在身邊。

  擇一事終一生,不為繁華易匠心

  徐英含教授曾先后發表學術論文140余篇,出版專著30余本。不夸張的說,他主編或參編了幾乎國內所有的法醫病理學方面的教材,他的學術成就對于中國病理的發展起著深遠的影響。在鉛中毒與矽肺病理、大氣污染對肺泡巨噬細胞的作用等方面,徐英含進行了深入研究,可以說是當時國內矽肺病理研究的第一人。不僅如此,早在上世紀八十年代,他就已經進行了國內首例艾滋病死亡病例的解剖研究。

  “當時國內還沒人解剖過艾滋病感染者的遺體,衛生廳特別指定讓我來解剖。我認為這是個光榮的任務,同時非常謹慎。”徐英含說,“解剖以后,病理切片檢查也要非常仔細,都是很仔細地一張一張看過。光是這個病例,我們就寫了6篇相關論文。”

  “活人可能會撒謊,但是尸體不會。”這是法醫界俗語。作為國內法醫病理學領域的權威,徐英含曾參與過國內諸多疑難案例的法醫鑒定工作,其中不乏無頭疑案、陳年積案、案中有案等。通過親臨現場細致勘察,尋找蛛絲馬跡,或是解剖尸體,還原死者遭遇等,許許多多支離破碎的訊息被整合在一起,真相得以逐漸浮現,案犯也往往隨之無所遁形。

  “我是做法醫尸體解剖的,從事這個工作,不能怕辛苦,要非常仔細,非常慎重。因為這牽扯到一個人是什么原因死的。一定要以事實為依據,你稍微偏向一點都不行。看到什么,記了什么,證到什么,一定要站在公正的立場上面,實事求是,不能被其他所左右。”擇一事終一生,不為繁華易匠心。徐英含用自己的實際行動踐行著這句話。

  “爐灰中的牙齒和紐扣”“水中的無頭案”“一個70歲老人的情殺”……徐英含結合自己親歷的案件和全國知名的法醫報道,還編寫了諸如《法醫疑案》等具有可讀性的通俗讀物,幫助更多人了解法醫病理方面的知識。

  《法醫疑案》

  春播桃李三千圃,秋來碩果滿神州。堅守在實踐、研究、教學一線的徐英含培養出了眾多弟子。他們中的許多人早已成為國內甚至國際上著名的科學家:來茂德,德國科學院院士,浙江大學原副校長,現任中國藥科大學校長;龔蕓,美國德克薩斯大學MD安德森癌癥研究中心病理學教授;周健,澳大利亞昆士蘭大學著名科學家,宮頸癌疫苗(HPV疫苗)共同發明人……他們在專業領域上的研究與突破,為中國的病理學與法醫學發展作出了卓越的貢獻。

  知者動,仁者靜;知者樂,仁者壽

  子曰:“知者樂水,仁者樂山;知者動,仁者靜;知者樂,仁者壽。”醫者仁心的徐英含教授,生動地詮釋了這句話。

  退休之后,經驗豐富的徐英含被聘為浙大司法鑒定中心資深鑒定人和顧問,依舊為著法醫病理事業發揮著自己的光與熱。“我也參加些具體的工作,但不需要每天按時上班。單位有事,我就馬上騎自行車過去。領導再三叮囑我打車過去,我卻覺得騎自行車自由,不愿打車。”

  “每天鍛煉一小時,健康工作七十年。”而今,已經94歲高齡的徐英含,眼明心亮,穿針引線也難不倒他。每天,他會沿著河邊疾走一小時,甚至連續做上十個俯臥撐也能臉不紅、氣不喘。

  徐英含讓人敬佩又羨慕的,除了突出的工作成就和健康的體魄,還有四世同堂、上慈下孝的幸福大家庭。老伴袁藹娟只比徐英含小半歲,實際上同庚的兩人幾十年來相濡以沫、恩愛有加

  盡管受教育程度不高,但袁奶奶一直堅持自學。76歲那年,徐英含教授正在主編一本臨床病理學教材,出版社要求成稿須用電腦錄入。當時,是從沒學過拼音,毫無電腦基礎的袁奶奶,通過自學五筆打字,把錄入書稿的工作承擔了下來。

  老伴好學,徐英含便大力支持。袁奶奶練書法、做十字繡、寫日記時,徐英含總是會主動承擔家務。在老兩口的言傳身教下,子女們也是看在眼里,記在心里。秉承“愛國愛家、尊老愛幼、不貪小便宜,不干違法事”的家訓,兒孫輩以孝為先,勤勉上進,亦是人才濟濟。2017年,徐英含一家還獲評了浙江百戶“最美家庭”稱號

  老老實實做人,腳踏實地做學問。徐英含教授用一生,恪守著人生信條,任時光荏苒,自淺笑安然。

浙江民盟
專 欄
下載專區
聯系我們
版權所有:中國民主同盟浙江省委員會
地址:中國杭州市省府路5號樓民盟浙江省委 郵編:310025 聯系電話:0571-87053912
浙ICP備 05000315號
技術支持:浙江在線新聞網站 電話:0571-85310057
体彩浙江6十1开奖查询19068